美国肺癌顶级医院肺癌专家用免疫疗法肺癌新药让晚期肺癌患者无癌生存三年

2018-05-11

正文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创造了无数的晚期肺癌治疗神话。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Georgia 就是这一神话的参与者。Georgia 是一位晚期肺癌患者,初次诊断是其他医生告诉她的生命只剩下一年光景,但是现在Georgia已经无癌生存3年时间了。接下来让我们细细听听她的故事吧!



◆ ◆ ◆

旅程的起点


2014年8月的某一天,Georgia Dominick突然感到胸口异常的疼痛。正是这一异常的胸痛开启了Georgia 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治疗之旅。


Georgia回忆说:“胸口痛的真的非常奇怪,部位非常接近心脏,跟我当时患胸膜炎的感觉很像。因为我有哮喘,所以得过几次胸膜炎。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仍然状态满满的坚持去上班。但是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痛的越来越厉害。”


于是,Georgia去当地社区医院看了内科医生。内科医生无法解决,又将其转诊到胸腔科,胸腔科医生给她做了个支气管镜检。检查之后,胸腔科医生觉的不对劲,于是又进行活检。同时,胸腔科医生还是不放心,又介绍了一位肿瘤科医生给Georgia。肿瘤科医生又为其进行了更加复杂的检查程序。最后给的结论是: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第IV期。


在这里小美不得不感叹一句,美国的分级诊疗真的很赞。患者先到当地社区医院进行检查,社区医院不能解决的在逐级往上转诊。反观我国的医疗现状,什么病都往大医院跑


肺癌主要分两大类,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cell lung carcinoma,NSCLC)和小细胞肺癌(small-cell lung carcinoma,SCLC)。非小细胞肺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又主要包括鳞癌、腺癌、和大细胞癌三种。约占肺癌总数的85%,约75%的患者发现确诊时已经处于中晚期。致病因素主要有吸烟、职业和环境因素、电离辐射及遗传等。非小细胞肺癌分为5个临床期:原位期(0期);早期(Ⅰ期);中期(Ⅱ期);中晚期(Ⅲ期);晚期(Ⅳ期):有远处转移。非小细胞肺癌可以通过局部浸润、淋巴系统、血液系统转移到其它部位,常见转移部位有肺内转移、纵隔淋巴结或者浅表淋巴结、肝脏、肺脏、骨、脑等部位。


Georgia所患的非小细胞肺癌已处于肺癌最严重的阶段,第四期,癌细胞出现了转移。



“老实说,我认为那天是上帝的指引,才让我去看医生的,”Georgia说,“因为肺癌通常不会痛的那么厉害”



◆ ◆ ◆

第二诊疗意见


Georgia的肺癌被初次确诊后,得到的更令人沮丧的消息是:为她检查的肿瘤科医生告诉她,她的生命仅仅只剩下一年的光景。


“我不在乎这个确诊结果,”Georgia说。


Georgia同事的建议她到美国肺癌顶级医院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去接受治疗。那里有最顶级的美国肺癌专家。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是1971年美国“国家癌症行动”计划指定的最早的3个综合癌症治疗中心之一,也是目前39个肿瘤医学会指定的综合性癌症治疗中心之一。是一所世界一流的癌症研究、诊治中心,1990年以来,一直居“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中肿瘤科的前2位,连续10年在美国癌症研究医院评比中排名第一。由于其在癌症研究与临床方面的骄人业绩,逐渐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肿瘤中心。Making Cancer History——“让癌症成为历史”是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为之奋斗的终极目标。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拥有10个NCI优秀专科研究项目的资助:肺癌、膀胱癌、前列腺癌、卵巢癌、头颈部癌、胰腺癌、子宫内膜癌、白血病、乳腺癌和黑色素瘤。2005年中心开始创建“雷德和查莱.麦克康布斯癌症早期检测和治疗研究所”,致力于癌症的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筛查、影像诊断和药物开发等相关研究。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胸/头颈部肿瘤内科从肺癌诊断、治疗以及随访等的每一步,都给肺癌患者带来全面的护理服务。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胸/头颈部肿瘤内科拥有顶尖的美国肺癌专家。这些美国肺癌专家运用他们丰富的专业知识,专注于患者。他们密切合作,以确保患者得到最先进的个性化护理,并对患者的身体带来最小的影响。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掌握了最新的尖端技术和方法来治疗肺癌,包括:微创手术;创新放疗计划与输送技术;少数使用质子治疗法治疗肺癌的中心之一;开展多阶段和广泛类型的肺癌临床试验。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总能为那些在其他医疗机构被认为是无法医治的肺癌患者提供新的希望。已经研发出一种特别的技术,用于治疗已经侵入脊柱到脊柱的肺癌。


于是,Georgia满怀希望的来到了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确诊自己的是否真的患有肺癌,并寻找肺癌治疗方法。在这里,她遇到了美国肺癌专家Frank Fossella, M.D.和John V. Heymach,M.D.,Ph.D——让Georgia倍感温暖与希望的两位白衣天使。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为Georgia安排了一些其他的诊断检查,以更好地、准确地评估她的癌症。



Dr. Fossella内科学教授,胸/头颈部肿瘤内科、肿瘤科教授, 1987年以来一直参与肺癌患者护理和研究。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多次担任肺癌第一阶段到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主要研究者。已经开发和参与了超过50个临床研究。


Dr. Heymach胸/头颈部肿瘤内科、肿瘤科主任。2012年到现在一直担任肺癌“登月计划”的带头人。


“我是在8月中旬被诊断出患有肺癌,九月中旬,来MD安德森癌症中心再次检查。”Georgia回忆说。“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检查程序很简单。”



◆ ◆ ◆

MD安德森癌症中心临床试验


到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以后,因Georgia所患肺癌类型已经非常明确,医生专家就建议Georgia考虑参加医院开展的肺癌免疫治疗临床试验。十月,Georgia很幸运的成为最后一个加入到该肺癌免疫治疗临床试验的患者。初期,医生专家为Georgia制定的治疗方案是:联合用药。同时使用三种药物:carboplatin(卡铂)、 paclitaxel(紫杉醇)和Pembrolizumab(又被称为MK-3475)。



抗PD-1人源化抗体pembrolizumab (MK-3475) 作为晚期PD-L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药物,有稳健的抗肿瘤作用。


2014年,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国际肺癌研究协会(IASLC)联合会议上,关于肺癌的分子起源部分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以前经治的晚期小细胞肺癌患者应用肺癌新药——MK-3475 (Pembrolizumab)后,客观有效时间非常持久。经治的肺癌通常都应用过化疗,但是不幸的是,其有效率很低,患者的总生存期较短。因此急需新的治疗方式。很大比例的以前经过两次治疗的患者在应用MK-3475后肿瘤体积减小了。这种抗体药物对这些患者有长效而持久的疗效。


肺癌新药MK-3475(Pembrolizumab)是一种高度选择性拮抗PD-1的人源性IgG4-κ同型性抗体,目的是通过T细胞阻断PD-1受体的负性免疫调节信号。它释放出PD-1途径的双配体(PD-L1 和PD-L2) 阻断物。将高亲和性大鼠和人PD-1抗体的多变性区域序列联合稳定Fc替代序列移植到人源性G4免疫球蛋白中。Ig4免疫球蛋白亚型并不能结合Fc受体或活化补体,避免了锚定到本应活化T细胞抗体的细胞毒性效应。


四个疗程之后,Georgia停止使用前两个药物,仅继续使用pembrolizumab。每三个礼拜来一次医院进行治疗。如今,从发现癌症到现在已经三年了,Georgia依然享受着幸福的生活。


“2015年1月15日,医生说我的身体里几乎没有癌细胞了,从那时起我进入了一种完全放松的转态,” Georgia说。“所以,如果要我以10分标准打分的话,我会打30分。我真的是非常的开心,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


小美再吐槽一句,在很多国内患者心中,参加临床药物试验等于让自己当小白鼠。而在美国的医院里,超过90%的肿瘤患者都在参加各种临床试验,每天有数百项临床试验在同时进行。不仅如此,每天都有很多患者在向医生打听有没有什么适合他们参加的临床试验。相比于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中国肿瘤患者参加临床实验的比例仍然非常低(多数低于20%),绝大多数中国患者仍然对临床试验望而却步。


参加临床试验不仅仅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同时很可能也给后来患者带来一个机会,是对医学作出的贡献,为后来的患者提供了宝贵的治疗经验和方向。


◆ ◆ ◆

副     作     用


除了一些偶尔的疲劳和关节疼痛,Georgia还没有经历过来自于免疫治疗临床试验其他任何副作用。


“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有很多药物同时用在我们身上,这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Georgia说。“但治疗使用的这些药物并不会让我变得虚弱无力,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些药物。此外,除了往返于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时间之外,我从来都没有错过任何工作。”


像其他许多患者一样,Georgia也在化疗期间也失去了所有的头发,成了一位光头。但与一些病人不一样的是,她对此感到很轻松自在。


“剃光头发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之一,”Georgia说。“我的头发不毛躁,不乱。这样每天早上我就可以很快的收拾好,然后去上班。还有,我可以把车窗摇下来,而不必担心发型会被吹乱。光头一点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


◆ ◆ ◆

分享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及其临床试验


Georgia对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向她们分享她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治疗经历。


“有时候,当我说这些的时候,人们会认为我很好笑。但不管怎样,这是一个超赞的经历。”Georgia说。



“很多都与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医生和护士有关。你能真切地感受他们在关心你,担心你。我想这就是改变世界的出发点。”Georgia说。


Georgia还鼓励其他患者,如果MD安德森癌症中心向其提供临床试验,他们应该积极的参与到其中,抓住生的希望。


“美国肺癌顶级医院MD安德森癌症中心以及免疫治疗临床试验救了我的生命,”Georgia说。“为此,我每一天都以感激的心态生活着。同时,能够参与到如此规模庞大和前沿的研究之中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我相信免疫治疗临床试验将在未来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并且在未来的某一天,当免疫治疗变成一种非常寻常的事物时,当我回顾这段经历时,我会对自己说:‘我为其中贡献了一份力量’。”


Georgia——一位肺癌幸存者,为我们分享了她的故事。相信在未来,Georgia的故事会发生在无数个人身上。


报道来源于MD安德森官方网站,Georgia Dominick作为肺癌幸存者把自己的治疗经历分享给大家:


https://www.mdanderson.org/publications/cancerwise/2016/11/clinical-trials-lung-cancer.html


美联医邦(medebound)一直在努力,美联医邦(medebound)借助其美国医疗资源以最短的时间,最便捷的通道帮助中国患者接触到世界最先进的治疗方法,为他们的生命续航,带来了生的希望。世界顶级名医与国内患者其实只有一键之遥。


本文由美联医邦Medebound原创,欢迎转发,未经美联医邦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联系我们

纽约
260 Madison Ave 8th Floor #8001, New York, NY 10016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616-2591
support@medebound.com

Medebound 微信公众号

400-616-2591
© Copyright Medebound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616-2591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