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肺癌顶级医院专家解惑:除了吸烟外,还有哪些因素会导致肺癌?

2018-05-09

正文


吸烟会导致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上升,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那是不是只要不吸烟就能避免肺癌这一可怕的疾病了呢?不,你还需要做得更多。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将告诉你,还有哪些因素会使患肺癌的风险增高。


肺癌是世界范围内男性中发病率和致死率最高的癌症,被誉为“癌症第一杀手。研究发现肺癌发病率与吸烟的关系极大,每天抽两包或以上香烟的人中,将会有七分之一的人会死于肺癌。与非吸烟者相比,吸烟者的肺癌风险平均约高出20倍。庆幸的是,在戒烟行动的大力宣传下,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严峻问题。

但是,是不是只要不吸烟就能高枕无忧了呢?比如女性吸烟率就远小于男性吸烟率,我们是否可以推断女性可以远离肺癌这一恶魔了呢?

Too naive!

2015年统计数据表明,我国男性的吸烟率为52.1%,女性只有2.7%。这一年,中国男性肺癌的发病率是50.9/10万人年,中国女性肺癌的发病率却也高达22.4/10万人年。肺癌已成为女性发病率第二,死亡率第一的肿瘤

那么,除了吸烟外,还有哪些也是导致肺癌的因素又被我们所忽视了呢?根据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报道,在不吸烟者中,导致肺癌的因素包括接触二手烟,暴露于电离辐射,因工作暴露于石棉、氡等。下面,小美就对每项因素的影响程度进行一一例举。


一、二手烟


影响程度:与不接触二手烟的非吸烟者相比,暴露于二手烟的非吸烟者患肺癌的风险增加约20%。


一个家庭中可能只有男主人会吸烟,可是受害者却往往是整个家庭成员。由于男性吸烟率居高不下,使得超过一半的女性每天生活在二手烟环境中,成为被动吸烟的主要受害人群。此外,儿童处于生长发育期间,对于疾病的防御往往低于成年人,这就导致环境中的二手烟对其造成的伤害更加严重。数据表明,在我国高达5.4亿遭受被动吸烟危害的人群中,1.8亿为15岁以下的儿童及青少年。


无烟法律和法规在国际上被认为是保护人们免受二手烟危害的唯一有效方式。《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8条“防止接触烟草烟雾”中提出:“每一缔约方应在国家法律规定的现有国家管辖范围内采取和实行,并在其他司法管辖权限内积极促进采取和实行有效的立法、实施、行政和/或其他措施,以防止在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室内公共场所,适当时,包括其他公共场所接触烟草烟雾。”


二、辐射



影响程度:肺癌发生风险与剂量水平相关,低水平暴露风险增加较小,高水平暴露风险增加较多。


与普通人群有关的辐射照射主要包括两类:

  1. 一、因职业等因素暴露在氡气中;

  2. 二、医疗环境中的辐射暴露,特别是与放射有关的疾病检查或治疗等。

 

氡是一种天然产生的放射性气体,它无嗅,无色,无味。所有的石头和土壤中都有氡。甚至在水中也可以发现氡。氡很容易脱离地面进入空气,在空气中衰变并放出放射性颗粒。当我们呼吸时,这些颗粒沉积在呼吸道壁层的细胞上,可以在那里破坏脱氧核糖核酸(DNA),变成诱导肺癌的因素之一。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

  • 氡是一种天然产生的放射性气体,在家庭和工作场所等室内环境中都可以发现氡。

  • 氡造成的肺癌估计占总数的3%-14%,具体取决于该国氡的平均水平。

  • 室内氡浓度越低,肺癌风险越小,目前尚不知不产生风险的氡接触最低限值。


此外,医学诊治和治疗中也会产生一些电离辐射。医疗诊断中(例如PET、CT、X光胸透等)放射剂量的设计标准总是在最佳诊断精度和最低伤害程度之间做出的权衡,至今为止,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医疗诊断中的辐射剂量会导致人体损伤。放射治疗(例如各种放疗)的患者则必然会暴露在更高的辐射剂量之下,此时医生将综合考虑辐射带来的疗效以及损伤风险来决定剂量。

 

三、长期暴露于致癌物质下



影响程度:风险大幅增加(超过5倍),风险遵循剂量反应梯度,即剂量越高则风险越大。且吸烟还会加强这些致癌物质的作用。


根据有力证据,工作场所接触石棉,砷,铍,镉,铬和镍会增加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其中以石棉最为常见。石棉本身并没有毒,但是它的纤维特别细小,很容易被吸入人体。人体如果吸入石棉粉尘,这些像钢铁一般结实的纤维会在肺部永远停留下来。于是肺部会形成疤痕组织来渐渐包裹这些纤维,形成石棉肺。来自美国纽约大学皇后学院自然系统生物学中心的Steven B. Markowitz博士及其同事研究发现:石棉可增加非吸烟者的肺癌死亡率,出现石棉肺则能进一步增加这种风险;石棉及石棉肺与吸烟有协同致癌作用,其可以造成肺癌风险更为明显的增加。


四、空气污染



影响程度:与最低暴露类别相比,最高暴露类别的人群患肺癌的风险增加了大约40%。


2015年3月,著名媒体人柴静推出了一部关于空气污染的调查纪录片——《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 同呼吸 共命运》,由此引爆了人们对于空气污染对人类健康影响的思考。


最近几年,生活在北京、上海等高速发展城市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一到冬天,城市建筑物总是若隐若现,经常玩起了“消失”,颇有一种“浩浩合元天,溶溶迷朗日”的仙境之感,但是我们都知道隐藏在美好幻象中的可怕事实却是——PM2.5(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称为可入肺颗粒物)。


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表示,雾霾肯定与肺癌有关系。加拿大渥太华大学对美国50个州和波多黎各地区的18万名非吸烟者进行的为期26年跟踪研究,也发现PM2.5与肺癌之间存在明显相关性:PM2.5浓度每增加10微克每立方米,肺癌死亡率增加15%-27%。美国癌症学会在1982-1998年间对50万人进行了队列研究,同样发现PM2.5的年平均浓度每升高10微克每立方米,人群肺癌死亡率将上升8%。


五、风险暂不确定的因素

 

除了以上四种非吸烟导致肺癌的因素外,美国癌症研究所还列出了一些与肺癌相关,但其相关度还未确定的因素。

  • 饮食因素

  • 体力活动

 

 

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服务网站webMD在2月2日发布了一篇文章,即关于运动与肺癌治疗之间的关系。科研人员认为这两种因素均与肺癌相关,但是暂时还无法将他们与肺癌的关联从吸烟中抽离出来单独进行考察。

此外,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还强调了吸烟与这些因素的关联作用,即吸烟与他们其中任何一项结合起来都将极大地增加得肺癌的几率,远大于这几项当中的任意组合。


参考文献:

1.https://www.cancer.gov/types/lung/hp/lung-prevention-pdq#link/_172_toc

2.https://www.medicinenet.com/lung_cancer/article.htm#what_are_the_causes_and_risk_factors_for_lung_cancer

3.https://www.webmd.com/lung-cancer/news/20180202/exercise-may-make-lung-cancer-surgery-easier


 

本文由美联医邦Medebound原创,欢迎转发,未经美联医邦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Christopher G · Azzoli MD
Christopher G · Azzoli MD

 

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教授

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临床操作指导委员会主席

擅长专科:肺癌 胸部癌症 胸腺癌 食管癌 间皮瘤

就职医院:美国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

 

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MGH)是哈佛医学院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教学附属医院,建于1811年,全美历史最悠久的三所医院之一。全美排名历年均在前5名。它也是美国开展医学临床研究项目最多的医院,年度科研经费预算超过6亿美金。医院床位900余张,有21000名雇员。医院拥有闻名全球的五大多学科医疗中心,分别是:癌症中心、心脏中心、消化中心、移植中心以及血管中心,各中心汇集了众多权威专家,可为患者提供最好的综合医疗服务。MGH为人类医学创造了诸多第一。1846年,做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例麻醉手术,1896年最先将X光应用于临床,它也是应用PET技术和MRI的先驱,至今MGH已经有13位诺贝尔获奖者,被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连续十几年评为美国最佳医院。

 

教育背景:

医学博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

住院医师培训:约翰·霍普金斯医院

专科医师培训: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

 

Dr.Azzoli于2012年加入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任职胸部肿瘤项目。现任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临床操作指导委员会主席,专门负责指导临床肿瘤医生在循证医学方面的提高。自2003年开始,Dr.Azzol一直是《ASCO肺癌年度指南》的第一作者或共同作者。被Castle Connolly评为“美国顶级名医”。

 

Dr.Azzoli临床研究主要包括肺癌、胸腺瘤、间皮瘤及食管癌等疾病新药物的研究,采用手术与药物治疗结合来提高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治愈率,采用新的组织和血液检验来指导治疗。2002-2012年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任职,因其卓越的教学成就,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数次授予其“优秀专科培训奖”。

 

Alunbrig
Alunbrig

生产厂商: Takeda Pharmaceutical Company

美国批准日期:2017年4月28日

适应症:是一种激酶抑制剂,用于治疗ALK阳性进展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或不能耐受克唑替尼的患者

剂型/给药途径:口服

中国是否批准:

 

注意事项:

间质性肺疾病/肺炎:9.1%的患者在推荐剂量发生间质性肺疾病/肺炎,尤其在治疗的第一周,要监测有无新的或恶化的呼吸道症状,如有新发的或恶化的呼吸道症状就不能给予布吉他滨,并及时评估是否发生间质性肺疾病。恢复后,减少布吉他滨的剂量或停止使用。

高血压:治疗2周后监测血压,治疗期间至少每月监测血压。对于严重的高血压,不应给与布吉他滨治疗,应减少剂量或停止使用。

心动过缓:在治疗期间定期监测心率和血压。如果有症状,不能给药,应减少剂量或永久终止用药。

视力障碍:建议患者报告视觉症状。眼科评估,减少剂量或永久终止用药。

肌酸磷酸激酶(CPK)海拔:治疗期间定期监测CPK水平。根据严重程度,恢复或减少剂量。

胰腺酶升高:治疗期间定期监测脂肪酶和淀粉酶水平。根据严重程度,恢复或减少剂量。

评估高血糖:开始用药前测预先评估空腹血糖,治疗时规律监测。如果血糖不能控制好,考虑减少剂量或永久停止用药。

胚胎胎儿毒性:可引起胎儿伤害。建议育龄期妇女使用非激素有效避孕方法。

联系我们

纽约
260 Madison Ave 8th Floor #8001, New York, NY 10016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616-2591
support@medebound.com

Medebound 微信公众号

400-616-2591
© Copyright Medebound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616-2591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