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晚期临床试验让我惬意地活过第13个年头,继续惬意的周游世界

2018-05-11

正文


   Greg Vrettos,第一位参加麻省总医院关于EFGR突变的临床试验的晚期肺癌患者。2004年确诊,毫不犹豫的接受临床试验,13年后,他依然活着,而且幸幸福福,健健康康的活着。13年中,他和妻子一起去欧洲旅游,打高尔夫,健身房锻炼,作为志愿者参加乐队演奏等等,过着他想要的生活。


“我是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第一位接受EGFR靶向治疗临床试验的患者。参加此次临床试验我没有一点犹豫,因为我对麻省总医院以及我的医疗团队拥有强大的信心,我相信这是最好的选择。”

“能够成为该临床试验中的一部分,我非常的高兴。我非常享受现在的生活,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Greg Vrettos


Greg Vrettos,首位参加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针对EFGR突变的临床试验的晚期肺癌患者。Greg于2004年被确诊患有晚期肺癌,被告知仅剩下一年的光景。随后,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医生提议他参加一项临床试验,他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提议。如今,2017年,13年后,他不仅还活着,而且幸幸福福,健健康康的活着。13年中,他和妻子一起去欧洲旅游,打高尔夫,去健身房锻炼,作为志愿者参加乐队演奏等等,过着他想要的生活,如此惬意。同时他还受到各种媒体的邀请,将自己的抗癌故事分享给和他患有同样疾病的患者,给他们加油,带去希望。


作为Greg团队的一个组成部分,Greg及其家人和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的顶级专家一起共同制定专门针对他癌症基因突变的治疗计划。正是13年前的这一实验性的想法,现如今成为同Greg有相同基因突变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法。


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MGH)是哈佛医学院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教学附属医院,建于1811年,全美历史最悠久的三所医院之一。它也是美国开展医学临床研究项目最多的医院,年度科研经费预算超过6亿美金。医院床位900余张,有21000名雇员。医院拥有闻名全球的五大多学科医疗中心,分别是:癌症中心、心脏中心、消化中心、移植中心以及血管中心,各中心汇集了众多权威专家,可为患者提供最好的综合医疗服务。MGH为人类医学创造了诸多第一。1846年,做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例麻醉手术,1896年最先将X光应用于临床,它也是应用PET技术和MRI的先驱,至今MGH已经有13位诺贝尔获奖者。MGH 2015年被《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 评为全美医院排名第一的医院


让我一起来听听Greg Vrettos的故事吧。


◆ ◆ ◆

确         诊


喜欢运动,健康饮食,不吸烟。Greg过着所有医生建议的健康生活方式。



2004年,这位拥有绝对健康生活的Greg因持续的某种呼吸系统疾病到医院就诊。最后, Greg和他的医生们都非常吃惊的发现这位模范患者竟患有肺癌,并且还处于第四期,且只剩下一年的时间。


正如Greg自己所说:“医生告诉我患有晚期肺癌,我感到非常震惊。我从来不吸烟,也不嗑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 ◆ ◆

个性化、多学科护理


被确诊后,Greg接受了一种特殊类型的肺癌基因突变——EGFR突变的检查。值得庆幸的是,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的医生成功地在其体内发现了该突变,并采用专门针对这种突变的方法来治疗他的肺癌。因此,他成为第一个作为第一线治疗的患者参加这个有史以来第一次针对EGFR突变的临床试验,历史性的第一次。


EGFR


EGFR(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简称为EGFR、ErbB-1或HER1)是表皮生长因子受体HER家族成员之一。该家族包括44个成员。



EGFR的异常表达与肿瘤细胞的增殖、血管生成、肿瘤侵袭、转移及细胞凋亡的抑制有关。其可能机制有:

  1. EGFR的高表达引起下游信号传导的增强;

  2. .突变型EGFR受体或配体表达的增加导致EGFR的持续活化,导致受体下调机制的破坏、异常信号传导通路的激活、细胞凋亡的抑制等。


Greg回忆说:“我必须知道EGFR指的是什么。当时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的医生晚上九点打来电话,告诉我说,他们有一个好消息告诉我,那就是我的癌症存在EGFR突变,所以他们可以将我纳入到这次临床试验当中。随后他们向我介绍了该临床试验,我没有一丝的犹豫,立即同意加入到这次的临床试验。因为,我对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以及我的医生都很有信心,我相信这是最好的选择。



Greg开始服用一种专门针对此种突变的药物,正是这突变引起了癌症发生。药物就是一个小红色的药片,只需每天服用。Greg在感恩节当天,第一次服用了这个小红色药物。在临床试验最初,Greg需要每个月回到医院进行一次影像检查,以确定肿瘤发展情况。




◆ ◆ ◆

保持乐观


Greg的乐观得到了回报。


在临床试验开始后不久,Greg的慢性咳嗽和疲劳开始缓解。更重要的是,他两肺部的肿瘤开始缩小。不管从字面意思还是象征意义上讲,Greg又能轻松地呼吸了。


Greg说:“在12月底的时候,医生发现,虽然肿瘤依然存在,但是却比以前小了。6个月之后,医生告诉我,我的肿瘤已经完全消失了,说我可以打高尔夫了,可以长时间的走路散步。我的身体比以前健康的时候好多了。并且医生告诉我说我的生活完全有可能还继续精彩上演,而且还可以存活好几年


纸条上的信息:喝咖啡、遛狗、洗车、和Janet共享晚餐

蓝色背景上文字:神奇是因为在2004年,Greg确诊患有肺癌,无法实施手术,只剩下一年光景。9年后,他还活着且活的很好,这一切都是由于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突破性的靶向癌症治疗。现在,Greg及和其类似的患者,他们的每一天都很神奇。


Greg说:“曾经,我认为我的未来是完全未知的。虽然现在它仍然存在未知性,但我对我目前的状态已经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癌症并没有阻止我享受我生命中所爱的事物,只要这种美好的生活能继续下去,最终它将是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



◆ ◆ ◆

周游世界,享受音乐


2016年时Greg怎么样了?


Greg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高兴的说:“我和我的妻子Janet一起旅行了相当多的地方。去年,我们去了英国和苏格兰。今年四月,我们和我的哥哥和嫂子去了希腊。我们驱车到乡村老家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在那里发现一些表亲,我们和这些表亲以及他们的家人进行了一次愉快的访问。圣托里尼非常神奇,我们在罗马和佛罗伦萨呆了几天,然后乘火车去了伊塞尔尼亚,Janet的侄女就住在那里。八月中旬,我们租了一辆小型旅行拖车,驱车前往南达科他州( South Dakota)和Wyoming。我们在那里和一个表妹一起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在回家之前,我们还在美丽的卡斯特州立公园还呆了一段时间。”


“我仍然尽可能多地去健身房。我偶尔打高尔夫球,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也会驾驶卡丁车。Greg Vrettos Trio,我所在的一个乐队,演奏得很好,我们为一些慈善晚会、婚宴、鸡尾酒会作志愿演奏。我们偶尔也会参加社区活动,我仍然经常为这个地区的老年社区独奏。”


“我服用的药物只是从易瑞沙( Iressa)变成泰瑞莎(tagrisso),靶向联合药物,针对存在EGFR突变和t790抗性基因的患者。我已经服用tagrisso一个月了,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情况似乎很好。我看到了症状的改善,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


“能够成为该临床试验中的一部分,我非常的高兴。所以,现在我非常享受生活,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Greg和其妻子Janet


2017年6月,Greg作为癌症治疗的倡导者,参加了由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主持的一场大型晚会——“the one hundred”。这个晚会汇集了有关癌症的医疗者、研究者、慈善家、倡导者和志愿者,聚集在一起,奖励那些为癌症治疗而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士。Greg同妻子一同出席了此次晚会。


肺癌究竟能获多久?答案只有患者,优秀的医疗团队的努力来告诉我们,且他们的回答会一次比一次让人更加满意。


美联医邦一直在努力:近期为国内肺癌等疾病患者开展了数次美国顶级名医国际远程视频。上图的真实医生包括哈佛肺癌主任(给本文主人公治疗的哈佛医生团队)。图中参与我们视频的美国教授有Bostrum教授、 Oster教授、Cross教授、Wolf教授、Schwab教授、Azzoli教授等。世界顶级名医与国内患者其实只有一键之遥,咨询美国顶级专家流程。


信息来源:

http://www.massgeneral.org/cancer/gregsstory.aspx 

http://www.massgeneral.org/Cancer/services/treatmentprograms.aspx?id=1185 

https://www.theonehundred.org/honorees/greg-vrettos/


本文由美联医邦Medebound原创,欢迎转发,未经美联医邦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联系我们

纽约
260 Madison Ave 8th Floor #8001, New York, NY 10016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616-2591
support@medebound.com

Medebound 微信公众号

400-616-2591
© Copyright Medebound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616-2591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