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药和补药对癌症真的有效吗?听纪念斯隆-凯特琳肿瘤研究中心怎么说

2018-05-09

正文


“天然的就是安全的?


正在进行癌症治疗的病人不仅仅经历着疾病带来的疼痛与不适,也承受着治疗本身可能带来的副作用。一些没有接受充分缓释治疗以减轻治疗副作用的病人,或者那些正尝试一切可能来减轻治疗痛苦的病人或许会选择自行通过的膳食补充来缓解副作用,或单纯地增强体质。


这些膳食补剂通常是草药或者其他天然制品。“‘天然的就是安全的’是一个常见的错误观点,”Barrie Cassileth博士指出。Cassileth博士是纪念斯隆-凯特琳肿瘤研究中心 (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整合药物服务部主任,他认为:“草药和其他补剂都是有生物活性成分的化合物,并且常常会和治疗药物发生反应,导致负面效果。”


并且,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常用草药和补剂可以发生和癌症化疗药物或放疗治疗的拮抗作用,引起潜在的生命安全隐患。



广泛的使用


在Cassileth博士及同事于1998年发表的一篇系统综述对21项相关研究进行系统回顾,癌症病人使用代偿和替代医学手段,包括中草药和其他膳食补剂占了全部病人的7%到64%,平均约占31%。


代偿和替代医学在过去11年得到了快速发展。梅奥综合肿瘤研究中心(Mayo Clinic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一项2004年的研究发现,超过80%的早期化疗病人使用补剂维生素,中草药,或者矿物药,这些药物都不允许在临床试验过程中使用。


中西肿瘤诊所200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65%的化疗病人使用膳食补剂,这还不包括维生素。其中,25%使用过一种甚至多种中草药治疗,然而这些中草药都会与化疗药物产生负面反应。大多数病人在使用这些补剂之前并未咨询相关健康专家。


危险的相互作用


“我们清楚地告诉病人,如果你正在使用任何化疗药物或在进行放射治疗,或者未来有计划进行这些治疗,那么不要使用中草药,不要使用抗毒剂,不要服用膳食补剂,尤其是中草药,因为他们能够与化疗或者任何其他药物产生作用并且降低人体对药物的吸收。”Cassileth博士解释。


这些作用都是来自于药物动力交互作用,也就是说,中草药的生物活性成分可以改变化疗药物在人体内的吸收,分布,代谢或清楚。这些交互作用可以由很多原因引起,包括改变肝药酶对药物的正常分解,或者影响药物的细胞膜的转运。大蒜提取物和紫锥菊提取物是常见的能与化疗药物发生药物动力反应的中草药制剂。


药物动力交互作用可以有两种灾难性影响。一种是进入血液循环的化疗药物减少,导致治疗失败。另一种则相反:如果化疗药物没有被分解并且从体内清除则会发生严重的过量药物导致的副作用。


对癌细胞的保护


即使是抗毒制剂,比如维生素E,仍然有与治疗作用拮抗的潜能。放射治疗和一些化疗的作用是产生自由基并杀伤细胞DNA。抗毒制剂可能阻断这些治疗作用。


“人们在使用高剂量抗毒补剂时以为他们只保护正常细胞,然而临床前期与临床试验数据都显示这些补剂不仅保护正常细胞,也保护癌细胞。”来自圣地亚哥海军医学中心(Naval Medical Center in San Diego)的放射肿瘤学家Brian Lawenda博士解释。


2008年,Lawenda博士和他的同事对发表的针对抗毒剂与放射治疗或化疗的交互作用的随机临床试验进行的回顾,得出结论:化疗或放疗过程中高剂量抗毒补剂的使用应该被制止,因为这保护了肿瘤细胞并导致患者生存率降低。


一线希望

虽然医生们警告病人不要使用与癌症治疗有拮抗作用的补剂,但是一部分肿瘤研究者仍然对草药和其他天然制品的生物成分保有兴趣,并希望能从中找到提高化疗效果的方法。虽然很多草药已被证明对化疗作用有影响,但是或许他们中的一部分可以提高化疗效果。


“癌症代偿与替代医学办公室(OCCAM)对一些替代疗法和传统治疗很感兴趣,”OCCAM主任 Jeffery White博士表示,“我们正在寻找传统治疗中使用天然制剂提高治疗效力的方法。”


除了支持正在进行的关于检验传统中药与化疗药物伊立替康,卡培他滨、吉西他滨的相互作用的研究之外,OCCAM也发表了两项声明,表示会对天然制剂与传统治疗合成交互作用的相关研究提供经费支持。



本文由美联医邦Medebound原创,欢迎转发,未经美联医邦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Eric P. Winer 医学博士
Eric P. Winer 医学博士

美国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乳腺癌中心主任

妇女癌症司科长

擅长专科:乳腺癌

就职医院:美国哈佛大学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成立于1947年,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癌症专科附属医院,美国联邦政府指定的综合性癌症治疗中心,产生了1位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在癌症基因定位治疗、癌症免疫治疗、癌症内分泌治疗、癌症生物治疗、癌症疫苗等临床方面世界领先。成人肿瘤的治疗优势全美领先;儿童肿瘤的治疗更是历年全美排名第一。

 

教育背景:

医学院培训:耶鲁大学医学院

住院医师培训:耶鲁大学医学院

专科医师培训:杜克大学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

 

获奖:

2017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Gianni bonadonna乳腺癌奖;

2016年,圣安东尼奥乳腺癌研讨会上获得William L. McGuire纪念奖;

2009年,哈佛大学医学院A. Clifford Barger优秀导师奖;

2006年,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杰出成就奖;

2002年,Claire W. and Richard P. Morse研究奖;

1999年,杜克大学约瑟夫索卡尔纪念讲师奖章。

卡思克鲁力评选的美国最佳医生(America’s  Top Doctors)

Ibrance(palbociclib)
Ibrance(palbociclib)

生产厂商:辉瑞(Pfizer)

美国批准日期: 2015年2月3日

适应症:雌激素受体阳性(E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妇女晚期乳腺癌

剂型/给药途径:口服

中国是否获批:2018年7月31日获批

2015年02月03日,美国FDA批准辉瑞公司的Ibrance胶囊上市,与来曲唑联合用于,是首个获批的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激酶4和6(CDK4/6)抑制剂,Ibrance的成功上市对CDKs抑制剂的研发具有里程碑意义。

Ibrance有125mg、100mg、75mg三种规格。Ibrance与食物同服,并与来曲唑联合用药,推荐的起始剂量为125mg,每日1次,连续服用21d,之后停药7d,一个疗程为28d;推荐根据个体安全性及耐受性中断治疗和/或减少剂量。

联系我们

纽约
260 Madison Ave 8th Floor #8001, New York, NY 10016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616-2591
support@medebound.com

Medebound 微信公众号

400-616-2591
© Copyright Medebound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616-2591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