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精彩集锦:各大常见癌症突破性进展

2018-07-22

正文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5日,医学界目光聚焦美国芝加哥,因为在这里第54届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在这里盛大召开。本文对会议上的一些重点研究结果进行盘点。    


1、膀胱癌——PD-L1表达可预测免疫治疗疗效!


PD-L1表达是否可以预测PD-1/PD-L1抑制剂在尿路上皮癌(UC)的临床疗效一直具有争议。这很大程度是由于针对不同PD-1/PD-L1抑制剂的不同研究所采用的PD-L1检测平台、判读方法、PD-L1高表达或阳性表达的界值均各有不同,且似乎仍在探索之中。


在今年ASCO大会上,1108研究的研究者通过回顾性模型进一步分析并得出了在该队列中,对于durvalumab治疗,可有效预测OS的PD-L1表达的最佳算法。一项1/2期研究(1108研究)中UC队列的188例患者接受了采用SP263检测平台进行的PD-L1表达的检测。采用回顾性模型评估末例患者随机15个月后TC或IC中PD-L1表达状态对OS、无进展生存(PFS)、客观应答率(ORR)、肿瘤改变及肿瘤缩小的最佳百分比的影响。采用Kaplan-Meier分析探索单一生物标记物或标记物的组合(TC或IC[在IC区域中PD-L1阳性IC的百分比])的算法对OS的影响。


在接受durvalumab治疗的患者中,IC和TC表达的PD-L1均与较高的ORR相关,IC中PD-L1与较长的OS相关。相比TC,IC表达的PD-L1对durvalumab的治疗应答有更强的影响,表现出与OS、PFS、ORR和肿瘤缩小的显著关联(P< 0.05)。当采用TC和IC的联合算法时,即TC25%/IC25%,可获得最佳临床结果。


在UC中,TC25%/IC25%的算法似乎能提供基于疗效和PD-L1表达率的最佳预测价值。需要来自随机试验的更多数据以确认这些结果。


2、乳腺癌——ipatasertib联合化疗 即使三阴也不怕!


根据2018年ASCO提供的研究结果,口服AKT抑制剂ipatasertib的一线治疗显示,当联合紫杉醇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时,总体存活率(OS)有望提高。Ipatasertib是AKT的ATP竞争性抑制剂。大约40%的TNBC中PI3K / AKT / mTOR通路被激活。这是一条关键的生存途径,我们知道的是,它涉及到关键的细胞过程:代谢、运动、增殖和生长。安慰剂对照II期LOTUS研究的意向治疗人群的中期生存数据显示,随机分入ipatasertib联合紫杉醇组的中位OS为23.1个月,而随机分配至安慰剂+紫杉醇组为18.4个月,延长将近5个月。


生存数据与先前发表的来自LOTUS的数据中使用ipatasertib的无进展生存期(PFS)相一致。ITT人群(n = 124)的中位PFS在ipatasertib组为6.2个月,安慰剂组为4.9个月。在PIK3CA / AKT1 / PTEN改变的肿瘤患者(n = 42)中,ipatasertib对中位PFS的益处与安慰剂相比更为明显(9.0个月vs. 4.9个月)。当根据NGS的PIK3CA / AKT1 / PTEN状态进行分析时,在未改变的亚组中,中位OS从安慰剂组的16.2个月改善到ipatasertib组的23.1个月,1年OS率分别为70%和81%。


3、肝癌——Ramucirumab可为高AFP肝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肝癌是一种典型的富血管肿瘤,在肝癌的发生发展过程中,肿瘤血管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目前肝癌的靶向治疗都是围绕抗血管生成进行的,抗血管生成治疗是肝癌临床实践治疗中非常重要的策略。


REACH-2试验是在REACH试验基础上开展的,REACH试验由美国哈弗大学的医学附属麻省医院美籍华裔学者Andrew X. Zhu教授担任全球PI,针对索拉非尼治疗失败的肝癌病人,对比Ramucirumab与安慰剂之间二线治疗疗效差异,但该试验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但是其亚组分析显示,AFP(甲胎蛋白)超过400ng/ml的患者可以从Ramucirumab的治疗中获益。因此Zhu教授牵头开展了REACH-2试验,发现与安慰剂相比,Ramucirumab无论在总生存还是无进展生存时间上都为患者带来了获益。这个试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进一步证明了肝癌的二线治疗中,以大分子的单克隆抗体进行抗血管生成治疗,可以取得有临床意义的生存获益。


目前不论是国内还是欧美国家,奥沙利铂都被批准为标准治疗方案。小分子靶向药物方面,可用于一线治疗的有索拉非尼、仑伐替尼,用于二线治疗的有瑞戈非尼、卡博替尼 ;大分子药物方面,Nivolumab和Ramucirumab都为可选药物。


另外,许多肝癌患者合并肝炎,同一个患者,同一时间,同一脏器,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疾病。一类是基础肝病,包括肝炎,不管是病毒性肝炎,还是酒精性肝病、脂肪肝、肝硬化,均有可能出现肝功能异常和其他并发症。第二类是高度进展的肝癌。这两种疾病互相影响、形成恶性循环。因此在诊断治疗过程中需要全面兼顾,防止顾此失彼,最近几年中提倡抗病毒治疗和保肝治疗同时进行,这是肝癌治疗取得的另一个进步。


4、白血病——一线伯舒替尼治疗优于伊马替尼!


伯舒替尼是一种Src/Abl双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被批准用于治疗新诊断的慢性期(CP)慢性粒细胞白血病(CML),或对先前治疗耐药或不耐受的CML。该研究比较了≥24个月随访时,一线伯舒替尼和伊马替尼治疗的数据。BFORE是一项正在进行的、开放标签的III期临床研究,共入组536例患者,按1:1比例随机分配接受伯舒替尼(n=268)或伊马替尼(n=268)治疗。


随访12个月时,与伊马替尼组相比,伯舒替尼组表现更高的分子学缓解(MR)和完全细胞遗传学缓解(CCyR)。且这种差异延续到随访24个月后。随访24个月时,两组显示出主要分子学缓解(MMR)差异,但MR4和MR4.5的差异不大。与伊马替尼组相比,伯舒替尼组达到MR和CCyR的时间更短。伯舒替尼组和伊马替尼组分别有6例和7例患者转化为加速期/急变期。随访24个月时,与伊马替尼组相比,伯舒替尼组表现更高的主要分子学缓解(MMR)。研究支持伯舒替尼用于CP CML患者的一线治疗。


5、淋巴瘤——抗CD47抗体联合利妥昔单抗治疗凸显成效!


根据芝加哥2018年ASCO年会上的报告,复发或难治性非霍奇金淋巴瘤(NHL)患者中有一半对抗CD47抗体联合利妥昔单抗(Rituxan)治疗发生应答。22名患者中的8名具有完全的反应,另外3名具有部分反应。其他三名病人病情稳定,疾病控制率达64%。


最常见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是与输液相关的反应,贫血,头痛,发冷和发热。大多数TRAEs为1/2级,包括可通过给予初始剂量和维持剂量减轻的靶向性贫血。


斯坦福大学淋巴瘤临床护理项目负责人Ranjana H. Advani医师表示,Hu5F9-G4(5F9)是一种针对巨噬细胞检查点CD47的第一类抗体,是非霍奇金淋巴瘤中一种很有前景的新型免疫疗法,5F9与利妥昔单抗组合耐受性良好,未达到最大耐受剂量。靶向性贫血是短暂的,并且通过引发和维持给药显着缓解。


研究人员还观察到在滤泡性淋巴瘤和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LBCL)中都具有令人鼓舞的抗肿瘤活性,随访超过6个月的中位缓解时间未达到。在临床前研究中,5F9与利妥昔单抗表现出协同作用,通过增强抗体介导的细胞吞噬作用来破坏淋巴瘤细胞。在15例DLBCL患者中有6例观察到客观反应,7例FL患者中有5例观察到了客观反应。 DLBCL亚组中有5例患者完全缓解,滤泡淋巴瘤亚组中有3例患者完全缓解。5F9在利妥昔单抗治疗难治性疾病患者中表现出有效性。


反应一般发生在头2个月内,中位随访时间超过6个月,11名反应患者中有1名进展。两名DLBCL患者随着时间推移反应加深,从稳定的疾病和部分反应转变为完全反应。中位持续时间尚未达到,最长的完全缓解持续超过14个月。


来源:肿瘤资讯


部分美联医邦美国名医真实案例

中国还原体肌病患儿获美国专家免费5+小时多学科会诊、免费食宿,感恩遇见美国最高政府卫生研究院

膀胱癌患者通过视频会诊中美两国三地联线哈佛名医,寻求治疗方案及临床试验建议

☞波士顿儿童医院专家治疗五岁脑积水患儿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专家视频为白血病患者提出治愈性方案 

 微信公众号:medebound


   


   

   

   

联系我们

纽约
West 42 24th Street 2nd Floor, New York
(美)+1 17182138508
(中) +86 400-052-1655
support@medebound.com

美联医邦

400-052-1655
© Copyright Medebound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17512号
热线:400-052-1655
微信